◎書名:《庭院深深釣魚台》
  ◎作者:楊銀祿
  ◎出版:當代中國出版社
  2014年1月
  眾所周知,江青是毛澤東的夫人。但長期以來,人們對這位中國曾經的第一夫人,知道的並不多。“文革”開始,她闖進人們的視野,備受關註,但生活中的江青究竟如何,卻不為人知。粉碎“四人幫”後,坊間關於這位“四人幫”核心人物的傳聞鋪天蓋地,真真假假,虛實難辨。可以說,一個妖魔化的江青形象已經在人們心目中確立。究竟江青是怎樣一個人?不是她身邊的人不可能說得清楚!
  由於毛主席的批示,周總理的周到細緻安排,也有江青的過問,科學院、醫院的具體工作,陳景潤的身體、辦公、生活條件得到了大大改善
  我從江青的辦公室出來,立即給遲群打電話。遲群當時是國務院科教組負責人,因為我以前沒有跟遲群直接聯繫過,所以不知道他的電話,我就通過39局總機找他。當時,39局總機是全國服務態度、業務水平最好的總機。不到半分鐘的時間,就接通了遲群的電話。遲群原來和我都是中央警衛團的,很熟悉,通話以後,他很客氣地問我結婚了沒有?身體好不好?拉起家常來了。我說:“遲科長(原來他是中央警衛團政治部宣傳科的科長,我對他還是稱原職務),你別問這些了,江青同志叫你快到她這裡來一下,她有緊急的事情跟你說,我們現在在釣魚台10號樓,我已經通知釣魚臺東門的哨兵了,快來,請不要耽誤時間。”
  他解釋說:“我手頭上還有一件事,等我辦完了馬上就到。”我催他說:“什麼事是輕重緩急你是清楚的,先到這裡來,你的事回去再辦好嗎?”他問:“老楊,什麼事那麼急?”我說:“你來了就知道了,在電話里一時說不清楚,不要浪費時間了,快來吧。”
  我從江青辦公室出來,查電話,在電話里說來說去,已經20分鐘過去了。江青等得著急了,打鈴叫我去她的辦公室,她生氣地問我:“遲群現在怎麼還沒有來,看來他對我的命令也不在乎了!”
  我解釋說:“不是,我以前沒有給他打過電話,不知道他的電話號碼,是叫總機查到的,所以耽誤了一點時間,他馬上就到,請你稍微等一會兒。”
  我在樓廳等著遲群,半個小時後,他風風火火地來了。
  我到江青辦公室報告:“遲群同志來了,你看在哪兒談?”
  “我出去,就在門庭談,事情緊急,就不要講究什麼談話形式了,談完了叫他趕快去辦。他這個人辦事能力是有的,也雷厲風行。”
  說著,江青拿起那份清樣就很快到了門庭。江青看到遲群,沒有握手就叫他:“快坐下,我有急事跟你說。”
  她說:“今天我看到一份材料,使我心中很不安。”說著就把那份清樣遞給了遲群,叫他仔細看看。她接著說:“陳景潤是我國,也可以說是全世界著名的數學家,許多外國著名學者都為他的刻苦鑽研精神和偉大成果所打動。我們本來應該對他好好進行褒獎的,但是,你看看他的工作、生活條件多麼差呀!不用說叫他搞科研,連起碼的生存條件都不具備,可憐得很啊!主席歷來尊重知識分子,他說,中國的革命和建設離開了知識分子是不會成功的。即使是成了,也不會鞏固。有人對主席關於‘老九不能走’一句話有誤解,理解為‘老九’,就是把知識分子排在了第九位了,這不是誤解是什麼?主席說的這句話是借用《智取威虎山》戲中的一句臺詞,‘老九’指的是楊子榮,楊子榮是英雄,是這出戲中的主角。主席是把知識分子比喻為英雄、主角。你看科學院怎樣對待陳景潤的。我累了,難過極了,不想跟你再多說了,你自己看看材料吧。”
  她激動地再次用毛巾擦了擦含淚的雙眼,說道:“我委托你馬上去瞭解一下是不是像材料中所說的那樣?如果真的是那樣,馬上改善他的工作和生活條件,你把瞭解的情況和處理的情況儘快告訴我!”
  遲群表態:“我按主席和遵照江青同志的指示,立即去瞭解和解決,如果材料講的情況屬實的話,我也是有責任的。聽了你的指示,我的心也不安。”
  江青著急地說:“你不要再說了,快去快去。”揮手叫遲群快去瞭解情況,馬上給陳景潤解決困難。
  第三天,遲群來電話說:“經瞭解,清樣講的情況屬實,我們正在採取有力措施儘快改善他的身體不好,工作、生活條件不好的情況,請江青同志放心。”
  後來我看到一篇報告文學說:“3月底一天的下半夜,一陣急促的敲門聲,響徹了中關村88號樓3層寂靜的走廊,住在小房的陳景潤也被驚醒了。一名身著戎裝的彪悍男子在門外高呼:‘陳景潤同志,我是遲群,偉大領袖毛主席派我來看你了!’……陳景潤出來了,遲群竟然懇請他馬上去檢查身體。陳景潤死活不肯,遲群不得不親自動手,強拉瘦弱的陳景潤,把他塞進了紅旗轎車。五六輛轎車浩浩蕩盪地開進遲群的‘陣地’清華大學,幾名專家立即會診,陳景潤患有慢性腹部結膜炎,並非要命的急症。不過,依照主席的指示,陳景潤還是住院了。”由北京醫院內科主任和衛生部一位副部長對他進行了全面檢查、認真治療和療養。
  陳景潤在醫院住了一年半。住醫院期間,周恩來還親自安排了陳景潤的全國人民代表席位。在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,陳景潤見到了周總理,並和周總理在一個小組裡開會。人代會期間,當他得知總理的病情時,當場哭了起來,幾夜睡不著覺。大會後,他繼續回醫院治療。
  經過住院治療和靜養,一切情況好轉。醫院的診斷書上寫著:“精神改善;體溫正常。體重增加十斤;飲食、睡眠好轉。腹痛腹脹消失;二肺未見活動性病竈。心電圖正常;腦電圖正常。肝腎功能正常;血液及血象正常。”這份診斷書送到了在京政治局委員的案頭,江青看後緊鎖的眉頭展開了。
  由於毛主席的批示,周總理的周到細緻安排,也有江青的過問,科學院、醫院的具體工作,陳景潤的身體、辦公、生活條件得到了大大改善。
  (連載二十八)  (原標題:庭院深深釣魚台)
創作者介紹

uj73ujvx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